栏目导航
○遗址考究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18369306808
地址: 山东省临沂市
当前位置:主页 > ○遗址考究
○遗址考究
费县故城遗址考究

费县故城遗址,位于费县城西北十公里之丘陵地带。现在从县城奔日东高速的路段上,过了浚河向北至岭顶两端可浏览到故城的大体轮廓。故城内座落在西毕城、古城、宁国庄三个自然村内。实地查看,城垣轮廓依稀可辨,北和南城墙长分别大约一千米,东和西城墙长分别大约二千米, 近似长方形;东面、南面两边紧邻浚河。依据古代流行的风水学说,故城明显按风水地兼顾防守精心选定,左青龙------即城东部有南北段流向的浚河;右白虎------城西部应该原来有一条宽阔的路,现在的水湖村应该是过去故城外的一个浚河溢流湖泊,湖泊与城墙间有一条堤坝路,虽然今天在遗址上无法考证只能推断了;北玄武------即背有山岭(靠山;古代最大的自然灾害是洪水,可避免水灾),那清晰可辨东西走向的山岭,是有力的证据;南朱雀------即平坦凹洼之地,适应居住生活,那东西浚河以北的平坦之处,还有中部偏南有小月河经故城里注入浚河,就是有力的说明和注解。(实际上现在的费县县城东边南边紧邻温河,北靠钟罗山,西边据考城关医院有一片湖泊,湖泊与县城墙也有宽阔的路)。故城中部现在的路西有季桓子井一眼,也是现今费城故国遗址标志性纪念物,井旁虽经岁月仍有完整的石碑两幢:一为清乾隆年间费县知事骆大俊所立,中刻隶书“季桓子井”;一为嘉庆年间山东督粮道孙星衍同知县郭志青所立,中刻“季桓子得羵羊之井”。翻阅古籍可知,《国语·鲁语下》载:“季桓子穿井,获如土缶,其中有羊焉。使问之仲曰:‘吾穿井而获狗,何也?’对曰:‘以丘之所闻,羊也。丘闻之:木石之怪曰夔、蝄蜽;水之怪曰龙、罔象;土之怪曰羵羊”。现在考证,季桓子打井得到的怪物,实际上是一块普普通通的奇石而已,看看那如今开采出遍地的奇石林,奇石动物形态各异维妙维肖,今天已经不足为奇了,而两千多年的孔老夫子的见解都误入歧途,可见时代的局限性,以时代的变迁和时代的发展轨迹。

  关于古费国历史之见解。 宋《太平寰宇记》载:“费县,古国也”;费,原名作鄪(bi),为东夷古国,此说依据不足,东夷是一个部落,不大可能有费地古国之说。 夏代封立的嬴姓国,以及商代鄪地即建有方国(见《山东风物志·山东古国》),均与历史不相符,夏商之前没有分封只有附庸国,且另有记载夏代费国位于今山东济宁鱼台县西南,曾为鲁国附庸,时间地点上明显存在矛盾,此说主张鲁国季孙氏不曾在其封邑费立国。又说三家分晋后鲁国也分离出费国,依据是《孟子·万章》有“费惠公”;《吕氏春秋》以“费”“滕”并列;刘向《说苑》有“费君”,此说虽大多学者认可,但从历史角度进一步辨别,可能性也存质疑,自封费国和公认是有本质区别的,三家分晋各自建国是通过周天子认可的,且滕国有详细记载是周朝分封的,历史没有一处记载费国在鲁国分出周天子认可的;充其量在春秋末期短时间内自封自认罢了。还有说东汉光武帝六年费城为侯国,汉朝实行的是郡国制,推广郡县制,保留部分封国,且汉朝时期的封国相当于郡,后来大部分属于县治,这时的史书记载已经详细,何况汉朝分封的费国缺少详细记载。稍有一点可信的,那就是周朝分封的小国,周宣王封鲁懿公之孙为费伯,“伯”那个时代和后续所封领地被认为一个小国,此事见《齐乘》和《书传旁通》。《春秋左氏传》记载公元前722年,费伯率领军队在郎地(郎地具体地点还需考证确认)筑城,《春秋隐公元年》传曰:费伯率师城郎,后为季氏之邑。《僖公元年》传曰:公赐季友汶阳之田及费。光绪年间《费县志》载:“僖公元年,赐季友汶阳之田及费,如为季氏邑“。由于季友对鲁国王室忠心耿耿,为维护鲁国的安定做出了贡献,僖公便把汶水北面的土地及费这个地方赐给了季友,并命季氏世代为上卿,从此,费地成为季氏的私邑。 至此,费县故城费国遗址历史来龙去脉就比较清晰了。
  
 
最新考古资料,费县故城遗址分为东周城和汉代城,东周城平面呈圆角长方形,依城西北角又筑有内城。内城地处山岭南坡,在山脊外坡上依其走势筑东墙和南墙。内城平面近方形,在内城的东墙内侧,发现了东周时期大型的夯土宫殿建筑、石块砌成的排水设施、沟等遗迹,出土带有戳记的陶豆、绳纹瓦片及“千秋万岁”瓦当等。在西北角城墙拐弯处的外侧筑有一半园形的土台,土台较城外地面高出七米多。台面南北约九十米,东西约五十米,高逾四米。系用黄褐色花土,层层夯筑而成。在大城的东墙内侧,均发现有大型的东周墓葬。七十年代在西毕城村南修建扬水站时,曾挖出一座大型战国墓葬,木质棺椁保存较好,被做成了机房的门窗及房梁。九十年代,在古城村内一墓葬被盗掘,查获铜剑、铜戈、铜马衔、各类铜镞等文物近百件。故城东部浚河水经常冲出陶瓮棺,城外西部在六十年代曾挖出汉代画像石墓,现在宁国庄村西侧的桥上仍有多块画像石,城东北、城北方向为大型的东周至两汉时期的墓地。日照至东明的高速公路工程建设时,文物考古研究所对城北墓地进行了抢救发掘,在约三百多亩地的范围内清理东周至两汉时期墓葬一千七百余座,出土文物五千余件。墓葬为家族墓地,其形制均为长方形岩坑竖穴,排列有序,双室并穴墓较多。城北地势为丘陵地。墓地东西约一千五百米、南北一千五百米。不仅对故城进行了全面的勘探,还对故城的南、北、西和小城的北城垣以及大城城内堆积进行了解剖和发掘,故城南城垣外有护城壕,北城外有护城壕。从故城遗址周围发掘的古物和遗迹以及现代专家考古确定的筑城和墓葬对应时间,可以有力地说明费县故城自周宣王封鲁懿公之孙为费伯、后季氏封邑、后费县县治、到北魏(公元496年)费县南迁祊邑(现费县县城),达千年的费县故城辉煌于此。